首页 > 智慧 > 正文

房屋也有“身份证” 不合法建筑将无所遁形 新华网上海频道新闻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发布时间:2020/2/14 3:55:23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身份证,但是听说过房屋也有身份证吗?这种房屋身份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房产证,而是一张内部装有芯片,可录入和编辑诸如房屋地址、使用面积、居住人口信息以及是否出租等多项信息的全数字化“身份证”——电子室号牌。

  日前,奉贤区在全市范围内率先开启“房屋身份证”先河,建立了“人房动态巡控”机制,让违法建筑、群租、网上逃犯、黑作坊等无所遁形。

  网上逃犯租房入住即被抓

  今年上半年,奉贤区第一批“房屋身份证”在全区多个社区试点安装和采集信息。奉贤区头桥派出所所在的辖区就是试点之一。根据“人房动态巡控”的要求,社区综合协管员每个月都要对自己负责的15-20栋楼房、上百间居民房屋的相关信息进行录入和更新,以确保人口数据及时、新鲜。

  在日常的人房信息动态巡控时,该辖区内一位协管员走访发现二桥村某号103室出租房屋内新入住了一名外来人员,而电子门牌内无该人员信息。协管员立即带着门牌信息读取终端机来到该出租房屋,但新入住的这名男子坚称只是来亲戚家住几天就走,不肯配合协管员开展信息登记。在协管员百般劝说后,该男子最终勉强同意配合信息登记。就这样,协管员终于成功采集到了该男子的身份证号码、照片等信息内容。

  事后,该协管员及时向社区民警汇报了可疑情况,并通过实有人口信息系统进行了核查比对,结果令众人大吃一惊。这名不愿配合登记身份信息的男子孙某(男,46岁,江苏盐城人)竟然是一名外省市网上逃犯,因涉嫌故意伤害正被江苏警方网上追逃。

  了解到此信息后,头桥派出所民警当天及时组织警力上门对孙某进行抓捕。直到孙某被警方抓住的那一刻,他仍然一头雾水,不知道是在哪里露出了马脚。

  “群租”、违法建筑无所遁形

  要治理“群租”,最难的就是“发现”,但是奉贤区的房屋定位电子室号牌却有效地解决了发现难题,而且利用“大数据”分析系统,轻松设置几个筛选项,让“群租”和违法建筑无所遁形。

  在奉贤区金水苑社区的综合治理办公室内,一位综合协管员为记者演示了如何足不出户就可筛选出“群租”和违法建筑。

  “打开电脑上的人防信息动态巡控系统,然后把地址选为金水苑社区所在的‘金齐路\\’,随意点开某栋某号,就可以看到房屋的原始面积,以及现在的面积情况,如果数据增加,则极有可能是违法建筑”,金水苑社区综合协管员李汉芹说,之后,协管员会将这些信息上报给居委会和拆违办等相关部门,为他们的拆违工作提供详实的数据支撑。奉贤区公安分局还专门建立了与区“拆违办”、区房管局的信息流转机制,定期提供涉嫌违法建筑信息,今年以来上述部门根据警方提供的信息,已拆除违法建筑3600平方米。

  对于排查“群租”情况,也非常简单,只需在搜查条目中输入“5人以上居住”等关键词,电脑页面上就会立即跳出该社区房屋内居住“5人以上”的所有房屋门牌号。再结合房屋使用面积数据和本市房屋租赁管理办法中规定的“每人最低居住面积”,就可能筛选出“群租”嫌疑对象,让“群租”治理变得高效便捷。

  据了解,运用该数据分析系统,今年7月,金水苑就查出了一处“群租户”。当时,李汉芹在金水苑内开展日常信息更新维护时,发现小区内某号601室电子室号牌内登记居住了5名来沪人员,通过进门实地查看,发现该房屋内实际竟然居住了10人,每个房间、客厅内均放置了上下层的床铺,属于典型的“群租”。

  李汉芹立即向金海派出所的社区民警反映此情况。原来,该处房屋被某公司租借后改为员工宿舍使用。社区民警马上联系公司负责人,要求其立即进行整改,及时消除了该处“群租”情况。至此,金水苑再无一例“群租”情况发生,真正成为无群租小区。

  一举端掉隐蔽“黑诊所”

  地下黑诊所在城乡接合部以及郊区县的乡下,已经不是什么秘密,然而,由于其流动性强,因此难以被发现和查处。据执法部门透露,不仅非法行医者自我隐蔽意识强,附近居民也因“受惠于”居家近、价格低廉等因素,经常通风报信,帮着黑诊所打掩护。

  据了解,光顾这些黑诊所的人群主要是附近居住的没有医保卡的外来务工人员,他们认为如果去正规医院治病,花费要远远高于黑诊所的诊疗费及医药费,所以对于黑诊所的存在大都眼开眼闭。往往直到发生事故,这些黑诊所才会被曝光。

  为了打击非法行医和地下黑诊所,奉贤区进行了多番尝试,但收效一直不大。没想到,“人房信息动态巡控机制”在查处黑诊所上也显出奇效。

  今年5月16日,奉贤区洪庙派出所下辖的社区综合协管员老徐像往常一样走门串户核对人房信息。在走到洪庙村一居民出租房屋内登记居住信息时发现,这处房屋内依然只有2名来沪人员,但平时却经常看到有不同的人员进进出出,情况十分反常。

  老徐立即向周围的本地居民暗中进行了解,初步分析该房屋内有开设“地下诊所”的嫌疑。老徐不敢含糊,立即将情况向社区民警反映。经过民警和协管员的暗中观察和上门检查,最终成功锁定非法行医的违法证据,并抓获犯罪嫌疑人朱某(女,50岁,安徽六安人),当场收缴大量非法行医器械和药品。

  溯源:人口动态发展倒逼数字化建设

  当然,这张小小的“房屋身份证”作用还有许多。对于这张“房屋身份证”的由来,奉贤区公安分局人口办实有人口管理科科长徐进道出了其中的曲折。

  徐进表示,一直以来,“人”、“房”信息的采集、维护,就是实有人口管理中最基础的一个环节,也是极其重要的一个环节,这些信息将为政府的各个部门决策提供数据支撑,是政府开展针对性工作的基础和前提。2009年,上海市推行了“两个实有”全覆盖管理工作,全面核对采集实有房屋、实有人口信息,实现了“以房找人、以人找房,知房查人、知人查住”的目标。

  然而,这还远远不够,“两个实有”工作并非就此一劳永逸,实有人口、实有房屋信息处在不断发展、变化中,尤其是,随着本市各区县社会经济建设进程的加快和城乡一体化的迅速形成,实有人口、房屋的增量、变量不断加大,给管理上带来较大的难度。

  以奉贤区为例,该区的实有人口从2009年底的89.8万快速增长到2013年底的117万,年均增长率达7.6%,其中来沪人员总数占64.5万人,超过奉贤区实有人口的一半,这些外来人口主要分布在奉贤区的农村地区。

  据初步统计,奉贤区农村地区出租房屋总数达30余万间,来沪人员居住人数达到40余万人。这些出租房屋多为本地居民自行搭建而成,大部分属于违法建筑,与城市地区普通的公房相比,这些房屋没有规范、统一的室号牌。


相关阅读:
家装 http://www.gzx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