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财 > 正文

联想控股总裁柳传志:我的跑步观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发布时间:2020/2/14 17:31:29

  改革开放30年最突出的变化体现在经济上,经济领域最主要的变化是按照市场经济规律。而市场经济在企业层面就是充分的竞争,优胜劣汰是铁律。现在,经济寒流在全球奔袭,大家都在讨论如何过冬避免冻死。我认为,在冬天,自己的强身健体是第一位,过冬有各种方法,我想用跑步来打比方。

  在联想,我们非常强调目的性,必须清楚跑向何方。同时,如何跑向终点还需要一套方法,其中几个关键点在于处理好领跑与跟跑、慢跑与快跑及长跑与短跑的关系。

  先说领跑与跟跑。我们做企业起步较晚,起点也很低。到上世纪1990年代初,由于国家一系列开放,外国企业纷纷抢滩中国,PC行业实际上提前加入了WTO。我们一起步就跟国际先进企业短兵相接,必然跟在别人后面跑,总免不了要吃一些尘土。但这时候,立意极为重要。如果没有超越的雄心和耐心,选择的道路会完全不同。那时,一大批企业选择了合资,拱手相让了市场。而我们却定下了扛旗的目标,准备打大仗打持久战。正因如此,我们把竞争当做学习, 竞争对手成为学习对象,在学习中不断复盘总结,管理越做越扎实。一到关键时刻就连续发力,战胜和超越这些外国优秀企业,从跟跑者一跃而成领跑人。后来,我们大举并购IBM的PC部门,进一步巩固在中国领跑的位置。

  再说慢跑与快跑。我认为,守正出奇的方法是,当看不清道路时,先小心试探地慢跑几步,绝不能盲目冒险;当确认脚下是坚实的黄土地后,一无反顾地撒腿往前冲。我们这些年就是这样跑过来的,由此谨慎成为我们企业文化的一部分。谨慎不是保守,既是对各方面环境心怀敬畏之心,坚决不能做改革的牺牲品;也是对战略全盘把握和执行节奏稳健。例如,2000年联想分拆后,我们成立联想控股,先用自己的钱放到联想投资公司,以交学费心态去尝试;到了2003年,形势与目标进一步明朗,看到国企改革是新机会,我们毫不犹豫地成立弘毅投资去做PE。现在,两家投资公司都在业界处于领先地位,我们对投资领域也磨砺出规律性的认识,控股公司就打算自己开展直接投资业务把事业做大。

  后说长跑与短跑。一个企业办得好坏的最高标准就是六个字——利润持续增长。做到这一点需要很多因素,但关键之关键是自己总结的“管理三要素”:建班子,定战略,带队伍。并且,由此构建和展开了一个系统,这是一个长跑的过程,因为管理的基础不是一天练成的。如果本应长跑却当成短跑,难免体力透支;一旦遇到危难而仓促调整,就算能接力也难心中慌乱,掉棒大有可能,功亏一篑。

  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让我们对国际环境的不可测因素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很多企业受伤,甚至已经倒下了。但环境再残酷,成败在自身。此时此刻,企业战略至关重要,必须把所有相关条件想全想透,包括最坏的情况和最好的情况,然后按照自己的情况选择合适的中间道路,并随时做好调整步伐的准备。

  在中国经济持续多年高速增长的过程中,很多企业的成功有一定的偶然性,而要做到基业长青,必须经历各种波峰浪谷。在改革开放30年的当口,我们遭遇这样一次身临其境的全球经济危机,对所有有志于跑长跑的企业,既是一次考验,更是一次警醒。


相关阅读:
烟台打印机维修 http://yantai.liebiao.com/dayinjiweixiu/